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23 08:54

我们的故事 余仕学:我也曾在北京有过一片土地

每周一、周五,咕咕狗南宁事业中心上东分部的晨会上,总会如期出现一个人的身影——咕咕狗办公设备的销售主管余仕学。


很多人对台上这副皮肤黝黑的面孔早已熟悉,至于这层皮肤下面刻录着一场怎样的风雨人生,却鲜有人知。

QQ截图20190423085515.jpg


>>>巴中·少年<<<


余仕学是四川巴中人,来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家庭。父母在家务农,余仕学小时候一直由年迈的奶奶照顾,一直陪伴着他的成长,直到上学。因此,他和奶奶之间的感情很好。


尽管余仕学对土地或者说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情感,但他也知道,想过上更好的生活,只能努力摆脱对土地的依赖,实现阶层晋升。


他知道终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这里,朝着村口的那条路,一去不复返。


2006年,初中毕业的余仕学和村里的很多孩子一样,决定出走故乡。


离家前的某一天,奶奶翻出自己的全身家当,把仅有的200块钱整整齐齐地叠好,塞到了余仕学的兜里。


“这200块钱,你拿着,奶奶也没什么钱。你出去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你想吃什么就买。”


奶奶已去世多年,余仕学依然清楚地记得,当年离家时奶奶反复叮嘱他的情景。如今再谈起奶奶,他的眼里依然缀满温情。


QQ截图20190423085530.jpg

如今再谈起奶奶,他的眼里依然缀满温情


>>>北京·菜农<<<


余仕学就这样离开了小村子,扛着编织袋只身一人来到北京,与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阔别。


可一个孩子来北京能做什么呢?京城里人才济济,哪里才能找到一席之地混口饭吃呢?余仕学很单纯,他坚信只要足够勤劳,就一定能在竞争激烈的大都市里生存下去。


很快,他就在菜市场找到了一份月薪650块的送货工作,以便保证自己能在“宇宙中心”生存下去。


一直到2014年,当自己终于没有了过于沉重的颠沛流离的感觉,余仕学便把家人陆续接到了北京。


余仕学在京郊租了一块地,开始了产运销为一体的菜农生活。母亲除了负责技术上的指导,也和妻子一样是最主要的劳动力,待蔬菜成熟后,他又自己一个人把新鲜蔬菜运到批发市场上销售。一家人齐心协力,生活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


余仕学很喜欢一家人一起种地的那段时光,每天面对的除了往来的批发户就是一片实实在在的土地,可以说是无忧无虑。


“那会儿每天的出货量和资金流动量都很大,利润也很高。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能一起种地,这种生活真的很开心。”


当时也有不少外地人去北京种菜,市场竞争确实比较激烈,高收益只能建立在高出货量上,为了生存,余仕学一家人一直苦苦支撑着。


余仕学一直认为,想获得更高的回报,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而只要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就一定能有所收获,能过上比原来更好的生活。


QQ截图20190423085540.jpg

“只要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就一定能有所收获”


>>>邕城·职人<<<


2017年,余仕学感到北京散户菜农未来的发展有限,他认为,这种经营方式只能在短期内改善生活水平,从长远来看,他们很有可能会被更规范的集中式大棚种植所取代。于是,他开始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最终,在老乡的介绍下,余仕学结束了拖家带口的北漂生活,一路南下,加入咕咕狗,成为一名正儿八经的职场人。


从靠双手吃饭的务农生活中抽离,转变为穿着西装靠人脉与能力吃饭的销售者,在这个过程中,余仕学个人的成长与转变也是很显著的。


在北京当菜农的那段时间,余仕学整个人的状态会更自由一些,每天只用好好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劳动成果相当直观。


不过,这样的生活生产方式也不可避免地会让自己散漫起来——当时余仕学每天的零花钱就已有200块之多,在日常花销方面毫无顾虑。


而进入职场,就要学会适应职场中基本的规章制度,要以一定的规则为前提开展工作。余仕学从中接触到了很多之前从未关注过的事物,如何挖掘潜在客户,如何与客户沟通,等等,这些问题和之前在菜市场上的情况多少有些不同。


他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也有意识地改掉了从前散漫的习惯,学会了收敛与自律。融入咕咕狗这个集体并成为主管之后,余仕学还要学会承担起领导者的责任。


QQ截图20190423085555.jpg

咕咕狗办公设备团建活动照


身边的同事都觉得,余仕学是一个很“急”的人,说在嘴边的话下一秒就想要实现,在工作上总是催得很急。无论是谁谈的订单,只要过了他的眼,他就会死死紧盯,甚至还会亲自替组员做好报价发给意向客户。


而身边的朋友却觉得他是一个很“懒”的人,周末怎么约都不出门,除了钓鱼——是的,余仕学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唯独对钓鱼情有独钟。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钓鱼,只是从小就觉得,钓鱼这个漫长过程充满了某种出其不意的获得感与乐趣,不知不觉中就成了他业余生活里最大的爱好。


定居南宁之后,他常常在非禁渔期跑去邕江边钓鱼,舒缓自己紧绷的神经,与久违的自然亲密接触。也许他早已在钓鱼的过程中习得了某种自己也没察觉出的人生奥义吧。


不过,在咕咕狗这几年,余仕学并不是因其特殊的北漂经历与和沉浸式的钓鱼爱好而广为人知的,他之所以成为公司里的“公众人物”,还得益于每周一和周五的晨会。


刚升上主管的那段时间,余仕学要面临的常规事务之一便是主持自己团队的晨会。平日里,余仕学可以与形形色色的人侃侃而谈,但没想到自己却会在一个3人晨会上卡壳。


“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是做不成事的,个人的发展只能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我想我还是要多锻炼一下自己,所以就悄悄报名去当晨会主持人了。”


现在余仕学上台主持晨会时,已经没有了初始的紧张与不适,基本攻克了怯场这个小毛病,实现了当初锻炼自我的目的。


至于今后会不会一直主持公司晨会,余仕学说,他当然会一直坚持下去,毕竟,这也是一种形式的“在路上”吧。



  后记

销售工作的随机性特别强,在采访过程中,余仕学电话不断,每时每刻都要盯着手机的闪烁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对接环节。但他并没因此耽误采访,每次解决完电话那端的问题,都能在1秒钟之内回到采访思路上,整个人展现出来的状态,就像一个高性能处理器。


余仕学本人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白手起家的新市民,仅凭自己的努力与智慧就实现了父辈们阶层跃升的家庭梦想。无论是在菜市场上当搬运工,还是在京郊农村当菜农,又或者是如今坐在电脑桌前从事销售工作,他的拼搏属性永远在线。这种脚踏实地的实干精神,很难不让人为之钦佩。



- 咕咕狗传媒出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