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3-28 08:56

文艺咕咕狗 小说《爱在江湖》—— 龙建明

555.jpg

投稿人:龙建明

部   门:西安事业中心  商务秘书

岗   位:销售二组主管


爱在江湖


关中名捕李沙洲和徒弟方宝南下江南缉拿匪盗胡三刀,临行前李沙洲问方宝:“你是苏州人,南下归乡,可有什么挂念?”

方宝想了一下,摇头道:“跟随师父多年,已不知乡情味道。”

李沙洲笑而不言。两人即拍马南下,一路赶到扬州,正夜里,宿在一家客栈。窗外射进来一枚星镖,镖上有一信条,李沙洲取来一看,不住地点头,一会儿又摇头起来。

方宝问:“师父有什么难处?”

李沙洲道:“飞星阁的字,真是一字千金。”

他把信条交给方宝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字:杏娘,阳春面。

方宝道:“原来这就是飞星镖。”

李沙洲叹道:“这江湖上,情报搜集,再无人比得过这枚飞星镖了。”


次日上午,李沙洲和方宝很容易就找到了这家既有杏娘,又有阳春面的地方。

方宝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面。

李沙洲放下筷子,快意时,隐约听见远处歌楼传来的唱词: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听完,李沙洲忍不住道:“江南水地,旖旎风情,实在惬意!老板娘这碗阳春面,更是让人回味十分,难以忘怀。”

杏娘不知何时站在了师徒两人的座位前。

她说道:“杏娘从小就喜欢吃面。北方的面也吃过,但还是喜欢南方的面,尤其是这碗阳春面。”

李沙洲道:“这手艺多少年了?”

杏娘道:“不多不少,整好十年。”

李沙洲笑道:“十年。我也做了十年的捕快了。”

杏娘道:“官爷打北边来?”

方宝道:“关中过来的。”

杏娘道:“为了什么事?”

李沙洲道:“这世间有人犯案,就会有人来缉拿归案。”

杏娘笑道:“好像我,有人饿肚子,就会有人来吃我的阳春面。”

李沙洲笑着,从腰间摸出了三枚梅花镖,手臂一伸,将飞镖齐齐射在了店门外的那棵柳树上。回手一拍方宝的肩膀,便告别杏娘,离店去了。


次日早晨,师徒俩又来吃面。临走时,李沙洲只叫方宝取下一枚柳树上的梅花镖。到第二日,再来吃面,再取下一枚。

到第三日里,杏娘却不做面了。只一个人坐在桌前,闷闷不乐道:“你便取了最后一枚镖,他也不会来。”

李沙洲笑道:“他会来。因为,人都会肚子饿。”

杏娘道:“天天吃面,再好吃的面,也会腻。”

李沙洲道:“可是倘若你真的喜欢一件事,一个人,只会越来越深。”

杏娘道:“所以即使你做了十年捕快,也从不放走一个恶人。”

李沙洲道:“所以你做了十年的面,也从来不厌烦一个客人。”

杏娘又开始做起了面。

李沙洲和方宝在桌子前坐下,一把刀也跟着一个人坐下来,正是胡三刀!

胡三刀道:“从你掷飞镖的手法来看,你杀过人。”

柳树上最后一枚飞镖已经被他取下来,放在了桌上。

李沙洲道:“有的时候杀人是为了救人。”

胡三刀道:“杀人就是杀人。别人都叫我胡三刀,可是我杀人却只用一刀。因为从小时候我就知道,若不一刀杀死对手,你就可能会丢掉小命。”

李沙洲道:“可是天下却有数不尽的对手,杀不完的人。”

胡三刀道:“即便如此,也不能害怕,不能退缩。”

李沙洲笑道:“你只有一刀的机会。”

胡三刀也笑道:“你也只有一条命。”


方宝把马牵来,李沙洲押着胡三刀。杏娘流着眼泪,柳条儿摇摆无依。

胡三刀败了。他的刀很快,可李沙洲比他更快。

方宝向李沙洲道:“他其实可以不败。”

李沙洲道:“可是他爱杏娘。”

方宝道:“杏娘也大可以走。”

李沙洲道:“可这就是她的生活。”

方宝道:“我们也大可以放过他们。”

李沙洲道:“可惜我们是捕快。”

方宝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来江南?”

李沙洲笑道:“想来就来。”

方宝笑了,笑着笑着却似乎哭起来,他又怎能忘记,这里曾是他的家乡。


999.jpg


后   记

《爱在江湖》这一篇小说的撰写灵感源于公司的企业文化,核心是依着公司四大核心价值观“知爱、无畏、擅行、成就因彼此而伟大”来构思,目前只写了“知爱”这一部分。

文中提到,杏娘喜欢做面,李沙洲热衷于捕快的职责,方宝惦念家乡,胡三刀虽然作恶,却深爱着杏娘,这些都是“知爱”的体现。爱工作,爱朋友,爱家人,爱伴侣,爱在江湖。



咕咕狗传媒 | 编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