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2-20 09:15

文艺咕咕狗 喂,你上次一个人去旅行是什么时候?



QQ截图20190220091634.jpg

 

金与刘广告 三姑娘 投稿


韩红 - 一个人


这个周末,和自己相处了24小时。大多数时间,是深深浅浅的睡眠。

醒来时,打开所有能发声的物体,电视机、计算机、音乐。

甚至每隔15分钟,查看一下手机,害怕miss掉任何信息。

朋友圈里,出游、亲子、游戏、聚会,大家的周末都很快乐。


竟然,迷迷糊糊中,也看完了两本书之后。

惊觉,很久没有一个人去旅行了。

QQ截图20190220091646.jpg




所有的旅行,在我看来,都是行走,多半是藉著自己脚掌。

用脚步去衡量一段时空的距离,或者放空自己的所有世界。


独自一个人在行走时,你才会发现自己有多匆忙,

才会发现自己有多久没有跟随自己的步伐,追随内心的声音。


QQ截图20190220091657.jpg


独行的小时光,儘管放纵自己的步调,

穿街走巷缓一些,穿越红绿灯快一些。

在绿墙前停留,跟小猫小狗微笑,

跟每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交好,

与蹒跚的老者相会时再慢些,

与跃跃欲试的孩童同行跳跃些。


QQ截图20190220091711.jpg


上一次一個人行走,应该是坐了一天的车和船,在城里晃悠了一圈。

从新洲码头到黄埔军校码头,十来分钟船程。

游客大半会迫不及待举起各种的手机、相机,到处拍照。


一對高龄的先生和太太,央我给他们拍照留念。

拍完了,他們笑著问我,你要不要也拍一张,我們幫你。

我微笑摇头,婉拒了,告诉他们,我没有这样的习惯。


同样的渡轮里,花衣服老太太安详地坐着等靠岸。

想起了,多年前外婆的“的确凉”,白底小兰花,清新且温暖。


自动轮椅里的银发先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神情突然好严肃。

我想上前去问候,怕會是惊扰,便忍住了。


吱吱喳喳的一群,是大学生,他们应该在逃课。

和我偶尔不想上班,應該是同样的心情。


QQ截图20190220091719.jpg


船靠岸,下船,步行。

经过小贩的摊位,没有买的欲望。

走过哨兵的前面,忍住没有给他们拍照,因为不够帅。

穿过人不多的商铺,会想象这里曾经是怎样的繁华盛况。


路牌上指示,往前就会是一个兵工基地。

顺着路牌,行行走走。

看到寂静的爬坡路时,有點怵了的意思。

不敢再上前走了,于是揮揮手,瀟灑地转身,离开。

反正没有人看到自己有多怂,即便是看到了,也是不认识的。


QQ截图20190220091730.jpg


就这样一直走,直到差不多抵达另外一个码头。

路边的一个小店,让我犹豫再三,最後还是忍不住进去了。

老板说,他想关门出去了。

看見我走进去,说没有关系,你慢慢看,不急的。

看看,侃侃,不曾想,竟聊到人生与事业的境况。

甚至,聊到了人类终极问题,你要去向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