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1-30 09:02

我们的故事 梁国芳:退伍军人的责任与担当

他有情有义、忠于国家;他吃苦耐劳、严谨认真。他是怀有满腔热情的退伍热血男儿,他是彬彬有礼、得体大方的前台工作人员。他就是本期“我们的故事”的主角,来自咕咕狗一站企业服务第二事业群的行政专员——梁国芳。


333.jpg


艰苦新兵3个月


“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去当兵的。”入伍前的一个月,18岁的梁国芳信誓旦旦地和朋友们说道。然而,一个月后,他却出现在了入伍体检的人群中,并顺利进入了部队服役。


谁曾想,这一入便是5年的光阴。

 

5年里,他当过很多兵种,也做过一些文职岗位。


由于岗位的调动,5年里,梁国芳的部队生活几经辗转,先后到汕头、普宁、潮州、桂林、厦门、北京张家口等地服役。

 

谈起部队生活,梁国芳很是感慨。刚进部队那会儿,他经历了最难熬的新兵3个月,这3个月对梁国芳而言称得上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蜕变时期。上午6点起床,只有10分钟的洗漱整理时间,接着便是45分钟的训练。训练结束后,新兵们需要回到宿舍,将被子、衣服等叠成豆腐块,鞋子排列成一条线,所有物品的摆放必须规矩整齐。

 

除物品摆放要按标准外,吃饭和走路也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与我们日常散步不同,部队中整齐是最基本的要求。走路的时候要走齐步,每个人的步伐必须一致,绝对不允许八字脚。

 

QQ截图20190130091058.jpg

 

3个月中的严苛,激发出了梁国芳身体里的那股不服输的劲,每天给自己定下严格要求,通过不断努力,他最终在部队考核中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在新兵3个月期间,部队还进行了一次特种兵选拔,这次的选拔非常严格,整个团级单位只有四五十人被选上,梁国芳就是其中一员。

 

选拔过后,梁国芳等人被带到了一间教室,四周门窗紧闭,遗书和生死状赫然放在他们面前,讲台上的红色印泥十分地显眼。此刻留给他们的仅有一个小时的思考时间,“一个小时内走出这间教室,你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回到班级继续训练,但只要你留下来签了这两份文件,今后就是我的人,一切行动必须听我的。”负责教官说完,屋内顿时寂静无声。当真真正正面临生与死的抉择时,究竟是选择国家利益还是自己的生命?

 

教官说完后不到半个小时,大半人离开了教室。对于特种兵,梁国芳是这样理解的:“你们在电视里看到的特种部队可能只是片面的,毕竟那只是救人执行任务的瞬间,你们可能没有了解过背后他们为了执行一次任务而付出了多少心血。”梁国芳说道,“当兵保家卫国这是你的本职,训练是为更好的完成任务,发生战争的时候你可是要上战场的。”心中藏着的这份沉甸甸的责任让梁国芳最终签下了这两份文件。

 

但遗憾的是,由于碰上部队的编制体制改革,梁国芳最终没能如愿进入特种部队。

 

QQ截图20190130091354.jpg

 

然而不久后,机会再次出现。只要在魔鬼训练中合格的人,就能够顺利成为特种兵。

 

梁国芳心动不已,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训练阵营。

 

魔鬼训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魔鬼,疯狂。在训练中,你只有代号,没有姓名。每天的训练,或许是半夜突然集合,或许是从白天到深夜的不间断训练。其实训练的内容并不复杂,就是需要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像我们常听到的负重30公里对于经历了魔鬼训练的梁国芳而言,是比较轻松的任务,“因为负重30公里只是锻炼了你的体能,应变能力、处突能力以及应对一些棘手事的逻辑思维等这些都还需要不断训练。除此之外,还会考核你对国家的忠诚度,进行一些高危训练,所以我感觉负重30公里也不算很辛苦。”

 

当被问及期间是否有想过放弃的时候,梁国芳笑了一下:“其实,那个时候每天都经历着坚持还是放弃的艰难抉择,如果你坚持下去,那么每天就要无数次与死神擦肩,但是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披着这身军装,就又坚持下去了。”

 

魔鬼训练虽然难受痛苦,却成为一段让梁国芳刻骨铭心的回忆。

 

难忘军中兄弟情

 

入伍第二年,梁国芳转到了文书岗位,从事公文撰写、制定方案、设备保养等工作。由于行政的工作与之前的训练完全不同,让刚来的梁国芳感到非常地不适应,“刚开始接触这个岗位觉得很繁琐,什么事都要做,还不如搞训练,虽然身体上累了些,但晚上睡一觉之后,第二天又可以生龙活虎。”

 

为了做好它,梁国芳只能通过看书、不厌其烦地请教老班长来熟悉掌握这份工作。慢慢地,文书成了梁国芳在部队中干得最久的工作。

 

QQ截图20190130091405.jpg



在入伍第二年快结束的时候,部队掀起了一股退伍潮,选择留下还是回家往往会成为那时部队中最难回答的问题。但对于梁国芳来说,他的答案只有一个,留下来。从事文书工作后的梁国芳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从训练转到文书这两年的时间,他得到很大的磨练,但他认为,两年还不够。

 

然而,留队并非想留就能留下的,必须经过考核,考核不通过,一样要回家。

 

当时,梁国芳在队里有一位好兄弟,年纪比他长5岁,湖南人(下文简称老吴)。老吴和梁国芳两人一同进行了留队考核,在徒步5公里项目中,由于老吴身材较胖,出发后不久就落到了队尾。梁国芳跑了一会儿后发现老徐仍没有跟上,便往队伍后看去,发现老徐手支着肚子,表情十分痛苦。他立即跑到老吴身边,急切地问:“怎么了?”老吴回答:“跑岔气了。”

 

我们知道在跑步的过程中跑岔气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是留队考核不能停下,停下来就意味着回家。

 

“不行了。”老吴越发痛苦地说道。

 

“不可以,你想回家吗?即使你想回家我也不允许!”梁国芳说完,便拉着老吴一块跑,老吴拽着他的衣角,岔着气坚持跑了3圈。

 

到第4圈快结束的时候,老吴抬手看了看表,松开了拉着梁国芳衣角的手说:“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得回家!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不可能!你不走我也不走!”梁国芳倔强地回答。

 

可谁知老吴真就在原地不动了。

 

梁国芳没有办法,自己既不想回家,又不想让老吴回家,只能绕到他身后,两手推着老吴的背,慢慢往前走。

 

推了一段时间后,两人体内的疲惫和痛苦逐渐蔓延开来,顶着岔气跑了4000多公里的老徐一直劝着梁国芳放弃,但梁国芳像没听到似地仍然没有停止推他的脚步。

 

“我们两个人最后到达终点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差3秒我们就不合格了。”梁国芳回想起来仍然感到十分惊险。

 

“部队里结交的兄弟情是单纯的,也不会在乎这么多。”这次的留队经历给梁国芳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如果当时我们两个人关系没那么好的话,可能他走了,我还会继续留下的。”

 

越发沉重的肩上重量

 

入伍前,还是学生的他,不理解父母为自己付出的心血,入伍后当上了新兵班长,随着肩上越来越重的责任,梁国芳也体会到了父母的不容易。于是,他将这份感情写在信中,给父母寄去了第一封家信。

 

梁国芳的父亲是一个不太会表露情感的人,但收到第一封信后,信中的字字真情让他忍不住落泪了。

 

入伍第5年,由于再次进行了编制体制改革,碰上部队削减人数的梁国芳迫不得已退伍,离开了自己待了5年的地方,那时的他心里非常不舍。

 

“后来自己也正视了这个问题。你是当过兵的,是中国共产党培育过的人,无论你到哪个地方,你都该体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不仅仅只局限于部队里。到社会上把你自己的事业干好,一样也是在为国家做贡献。”谈到退伍,梁国芳说道。

 

QQ截图20190130091442.jpg

 

他之所以这么留恋部队,是因为部队里积极向上的精神吸引着他,而也正是因为咕咕狗有着这份积极向上的精神,让梁国芳最终选择了在咕咕狗一站式企业服务就职。

 

5年里,部队中的规律作息也被梁国芳带到了日常生活中。每天6点早起锻炼、将所有物品摆放整齐都是梁国芳一直沿袭下来的习惯。也正是因为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让梁国芳养成了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态度。

 

工作之余,梁国芳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从哲学到历史,从军事到传记,各类书籍都是他的阅读对象。他认为,书籍就像是作者的精神灵魂,能够从中汲取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对于未来的打算,梁国芳认为还是先把当下的工作做好,不应好高骛远,只有把当下做好,才能为今后的职业规划打下坚实的基础。“在部队,搞好训练,为人民服务就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但是到了社会,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不仅是为自己的事业着想,还是为更好地服务社会努力。”梁国芳坚定地说道。